老挝磨丁黄金赌场 > 竞猜游戏 > 首存一块送彩金·故事:大胃王一顿吃40碗面,人却暴瘦,她男友掺在水里的药有问题
首存一块送彩金·故事:大胃王一顿吃40碗面,人却暴瘦,她男友掺在水里的药有问题
2020-01-11 17:53:16 来源: 竞猜游戏

首存一块送彩金·故事:大胃王一顿吃40碗面,人却暴瘦,她男友掺在水里的药有问题

首存一块送彩金,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旧人

新来的客人是一个油头粉面穿着紧身裤和豆豆鞋的男人,脖子上戴着手指粗的金链子,胳膊上头还有奇葩的劣质文身。

陆祁安被这副打扮震得书都看不下去了,讪讪问:“你一定要什么人的单子都接吗?这么没品位?”

夕渔伸出三根手指头比划出了钱的动作。

对面那人相当年轻,有个二十多岁的样子,是某个直播平台一个名叫晨哥的主播。他靠着做一些乱七八糟博人眼球的视频,拥有了几十万粉丝。

晨哥真名叫林晨,此时正坐在沙发上,透过脸上那浮夸的眼镜打量着这个小房子,面露不屑:“你们就住在这种地方?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真本事。”

“不相信我们的话,就请便吧。”夕渔恼了:“没必要在这儿浪费大家的时间。”

“做生意的脾气这么大,也不害怕再也接不到单子。”实在是走投无路了,林晨也收敛了脾气,认认真真地开口将自己的难处讲了出来:“我来找你们是为了我女朋友的事情,我女朋友叫杨夏,和我一样也是个主播。”

林晨把手机递过去,给他们看杨夏的主页。夕渔看了眼关注人数,竟然是林晨的十几倍,几乎比得上一个流量明星了。

那女孩年纪也不过是二十来岁,五官挺清秀漂亮,只是美颜开得过大,看起像是一个削尖了下巴的蛇精。

陆祁安凑过头去颇有兴趣地看着视频里头的女人,摩擦着下巴对这女孩的眉眼评论着:“长得还挺好看的。”

“最近不是很多人喜欢看那种大胃王吃播吗?小夏她……食量也很惊人,靠着这个上了好几次热门,而且还在一个月内累计了几百万的粉丝,我们也因此接到了不少广告。”林晨沉声说道。

“她以前就算是能吃也是有极限的,最近的她太奇怪了,根本就像个无底洞,怎么喂都喂不饱。而且,竟然什么都要吃。”

林晨的脸有些发白,慢慢捋起了袖子,小臂上有一排无比清晰的牙印:“她竟然还想要把我给吃了!”

“我带着小夏去医院看了,医生说没什么毛病,可是……”林晨表情越来越阴郁,不停磨着牙:“可是,她的状况实在是太糟糕了,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。”

“除了食量大还有别的异变吗?”夕渔随口问。

林晨双手不停揉搓着,回忆着之前的状况:“恩……吃得越来越多,可是人却越来越瘦了。”

陆祁安隔着张桌子看着他:“这小子还隐瞒着什么东西。”

夕渔随便挑了一个杨夏的视频播放,视频里那个瘦瘦小小的姑娘竟然直接吃掉了四十人份的面条。

陆祁安拧着眉看着视频里的人将嘴巴填得满满的,有些反胃:“快吃了有她一半重的东西了,这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了。”

“恩……”夕渔的声音从鼻尖哼了出来,眼睛里映出了屏幕上头的光,视线都直了。

“这种喂猪似的吃法哪里有半点美感?”陆祁安嗤之以鼻。

夕渔没说话,反而看得津津有味。

林晨看着夕渔脸上着迷的表情,脸上的肌肉突然颤了两下,一把将手机从夕渔手里夺了过来:“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

手机突然间被拿走,夕渔有些意犹未尽:“这得见到本人之后才能知道。”

一说要见杨夏,林晨犹豫了,带满了戒指的手指头互相揉搓着,考虑了好大一会儿才道:“好吧。”

口中这么说着,脸上却仍是一副不大情愿的模样。

林晨说医院里也检查不出来什么毛病,他就把杨夏安置在老家了。

老家离这儿不是多远,只需要三个多小时的车程。

林晨一上车就打开了音乐,而夕渔拿着手机下载了那个短视频app,又开始看杨夏的视频。

可怜陆祁安坐在后座,左耳朵灌进来的是社会摇,右耳朵灌进来的是短视频里面杨夏吧唧嘴的声音。两者结合到一起,让陆祁安有种宁愿再死一次的冲动。

“能不看这玩意吗?”陆祁安问。

“又没让你看,你激动什么?”夕渔一双眼睛都长在了屏幕上头,盯着杨夏的吃播看得津津有味。

林晨的视线透过后视镜一个劲儿盯着夕渔,表情有些古怪,欲言又止。

最终还是没忍住,开口问了出来:“你刚才跟谁说话呢?”

“自言自语。”夕渔这时候才从屏幕上移开视线,笑容有几分诡异。

林晨心头一震,视线在夕渔右侧空荡荡的位置扫了一圈,最终还是落在了前头的路面上。

上车后夕渔一直盯着那吃播视频看,似乎想要把杨夏所有的视频全都看个遍。

林晨搭在方向盘的手逐渐握紧,额头上蒙了一层汗,莫名有些紧张。他轻咳了一声,问:“能先不看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夕渔头也不抬,视线仍旧黏在了那手机上。

林晨抿了抿唇:“小夏现在那副模样我实在是放心不下,一听见她的声音就难受。”

“是吗?”夕渔看了一眼手机屏幕,犹豫了一下才将手机放下。  

可心里有一个猫爪子一样,老是想要打开视频再看两眼,一直忍了三个小时直到他将车子停了下来。 

夕渔的视线这才从手机上转移到了前头,那是一个挺大的四合院,房子看起来很古旧,在拔起的小楼中央夹着,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。

“杨夏就在里面。”林晨带着他们往里走。

大门上了好几把锁,窗户也封得严严实实,看起来倒不像是怕别人进去,而是怕里面的什么东西出来。

“进去吧。”林晨在门口做了两下深呼吸,这才推开了门。

一进门就听见了一阵呻吟声,有一个瘦小的女孩被捆在了房间里的立柱上,她满身油腻,瘦得皮包骨。

一看到来人就张嘴叫唤:“我饿,我饿……”

林晨脸上血色迅速褪去,手指颤巍巍地指向了杨夏面前的桌子:“我走的时候在桌子上放了那么多东西,她竟然……竟然全部吃完了!”

杨夏的身体被捆得结结实实的,手臂刚刚好能够到身前的桌子,林晨说走的时候怕她饿,所以就在桌子上头摆满了吃的。

这离开还没有半天,桌上的东西就已经吃完了,杨夏那模样却还是像饿了半个月一样。

陆祁安看了眼桌子上头那被人咬了好几口的快餐盒,笑道:“这姑娘牙口这么好啊。”

夕渔盯着杨夏看了半天再对比一下视频里面杨夏那副模样,简直是天差地别。

杨夏最后一次出现在公共视野内是在一个礼拜前,不过是一个礼拜的时间怎么会把一个人改变成这副模样?

“饿,我饿……我饿……”杨夏还在呻吟着。

林晨急忙翻找出了一大堆食物全部都堆在了桌子上,有些东西连包装袋都没来得及拆就被杨夏一把抓住,直接就往嘴里塞。

“恶……”陆祁安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嫌弃的气息。

“小夏是不是招上了什么东西?还能好吗?”问这话的时候林晨满脸的担忧,沾满了汗水的手在裤腿上蹭了又蹭。伪装在那浮夸镜框下的眼睛贼溜溜地在夕渔脸上胡瞄,倒是叫她品出了一丝心虚的感觉。

“能不能治好,那得看你是否准备和我说实话了。”夕渔道:“知道了什么症状才好下药啊。”

林晨一愣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夕渔见他始终不肯说实话,也恼了:“你要还这么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,那可就没劲了。”

林晨踌躇着,好一会儿才开口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  

“既然你不愿意和我说实话,我也不会逼你。”夕渔也没有再纠缠,扫了眼被困在柱子上的女孩,笑得意味深长:“到时候要是闹出了人命,只怕你找谁都来不及了。”

林晨被这话吓得脸色一白,眼看着夕渔大有撒手不管之势,急忙拦住了她,梗着脖子道:“我定金可都付了,你这就走了?别是什么都没看出来,哄我玩呢?”

夕渔被拦了下来,又被吼了一顿,却也没露出什么不高兴的表情,只是阴恻恻地看着林晨。

“你到底能不能救她?”林晨心头也有点发憷,这女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阴森的味道,也不知道哪会儿就会闹出人命。

夕渔道:“你要继续跟我装疯卖傻,我还真救不了她。仔细想想,是你那小秘密重要,还是你女朋友的命重要。”

林晨站在门口,一双眼睛在滴溜溜打转,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说实话。

夕渔拿起手机,声音沉了下来:“你曾经两次打断我继续看杨夏的吃播视频,理由是什么?”

林晨见瞒下去也没什么用了,干脆就摊了牌。他上前一步抓住了夕渔的胳膊,之前那么横的脾气也软了下来:“姐姐,我这也不是故意瞒着你的,我全说给你听。”

“我们都知道主播赚钱,小夏长得也好看,我就说服了她去做吃播。这又不需要唱歌也不需要跳舞的,也不用你卖肉,对着摄像机吃饭就行,多简单啊。”林晨道:“一开始吧,粉丝涨得还挺快的,两个月涨了几万。但是时间一长就不行了。”  

“粉丝们要求高,小夏又放不开。主播们这么多,一来二去的粉丝都流掉了。后来看那些大胃王的吃播很容易就上了热门,人苗条吃得又多,观众要的就是这反差。”

“但是小夏胃口太小了,所以我们……”林晨说着又瞄了夕渔一眼,小声道:“我们就想走捷径。”

“什么捷径?”

“有人向我们兜售一种药。”林晨伸手比划了一下:“就这么大一个药丸,说是能让人迅速吃很多东西,又不长胖,而且……还能让观看的人上瘾。”

“所以我就建议小夏试一试。”林晨说话的时候不停拽着自己的衣服,视线飘到了一直往嘴里狂吃海塞的杨夏身上,像是烫着了一样又立刻转过来。

“刚开始的确是这样,靠着这个一个月就积攒了近几百万粉丝,热门上了好多次。可是,她后来越来越能吃了,每天得吃一百多斤的食物。而现在,是压根就喂不饱了。”

“那不知道什么来路的药,你们也敢吃?”夕渔问。

林晨垂着头:“我们不也是搏一搏吗?那药没有多贵,我寻思着顶多是没有什么效果,不可能对人体有害,所以就抱着试一试的念头……”

夕渔:“卖给你药的人呢?”  

林晨脸色发沉:“就是一个到处游荡的骗子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等我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人早就已经不见了。”

两个人说话的工夫,桌上的食物就已经被杨夏给吃完了,还张牙舞爪地朝着林晨的方向抓去:“饿,我饿……”

林晨又激动了起来,伸手去抓夕渔的手,将掌心里的汗全部擦在了对方手背上:“你一定要救救她啊。”

一直没说话的陆祁安突然靠近夕渔,在她的耳边低语了声。

夕渔怔了下,惊讶溢出眼睛,两个人对视一眼,从彼此眼睛里望见了同样的狡黠和算计。

夕渔急忙走过去从口袋里拿出了刀子,将捆着杨夏的绳子割断了。

“别!她很危险!”林晨急得变了脸色,急忙出声阻止。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杨夏一逃脱束缚就猛地朝着夕渔的方向扑了过去。 

夕渔脸色没有半点变化,仍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。

奇怪的是,杨夏却好似根本没有看见她一样,直奔向林晨,将人扑倒在地,低吼着朝他脖子上咬去。

杨夏看起来那么瘦,可是他一个大男人却始终挣脱不了对方的钳制。

杨夏大张着嘴口水都滴在了他脖子上,林晨后脊发凉,身上一层层的鸡皮疙瘩:“救救我,救救我。”

“我不是说过吗,不肯和我说实话,到时候闹出了人命,找谁都来不及。”夕渔仍旧无动于衷,双手抱在胸前看着笑话。

“啊!!”杨夏一探头,牙齿抵在了林晨脖子上,那瞬间,他的心脏都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,急忙大喊:“是我逼她的!是我逼她的!救救我!”

夕渔轻声道:“陆祁安!”

坐在桌子上看戏的人才终于有了动静,眨眼的时间就出现在了杨夏身边,伸手在她脖子上轻轻一捏,人就软趴趴地倒在了林晨身上。

杨夏倒下去的时候牙齿擦过了林晨的皮肤,他只觉得浑身血液都逆流了,急忙将身上的人推开。杨夏被他推得在地上滚了好几圈,撞到了桌腿才停了下来。

林晨慌张地往后退着,尽可能地远离昏迷不醒的人,手指颤抖着指向她:“赶快把她捆起来!”

“刚才的话你还没说完吧?”夕渔的声音无比冷淡,透出了些许不耐烦:“你要再不说的话,我就叫醒杨夏了。”

林晨的眼镜已经掉在了一旁,金链子拴在脖子上似一张掐在脖子上的手,让他几乎要窒息了,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。

“我刚开始提议的时候,杨夏并不同意当主播,她这人就是假正经,我缠了她几天不还是做了?”林晨望着昏在一旁的杨夏,保持着安全距离:“但是涨粉速度太慢了,想火起来得到猴年马月啊,正好那时候有个人和我推销那药丸,我就直接买下来了。”

“之后,我和杨夏商量了一下,她竟然不同意,说这药怎么怎么样,说我肯定是被骗了。”林晨说起这事情越来越生气,那张脸因愤怒显得有些狰狞:“又没让她做多过分的事情,为了出名牺牲一点点又不会死!她这都不愿意。然后我……”

林晨垂着头,脸上的表情不知不觉地添上了几分阴狠:“我就把药搀在了她的水里。” 

大胃王一顿吃40人份,人却暴瘦,她男友掺在水里的药有问题。 

“药都已经吃了,她也就没别的办法了,短短一个月就累计了这么多粉丝。你知道她接一个广告能挣多少钱吗?偏偏现在出了这种事情!”

林晨抬起头望着夕渔,目光热切:“你可一定要救救她,视频再不更新的话,粉丝不知道要掉多少了。”

夕渔居高临下地望着他,脸上的表情像是生吞了几十只苍蝇:“要救她简单得很,把那药全部从体内祛除就好了。只是,以后她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胃口了。”

“那不行!”林晨想都没想就回绝了:“我还指着她赚钱呢!”  

“这么想赚钱的话,不如你自己来?”身后突然间传来了一道冰冷的男声,一只惨白的手托着那药丸递到了林晨面前。(作品名:《吃播》,作者:旧人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禁止转载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。

pc蛋蛋预测器


[ 责任编辑: ]